海南島上物產豐富。若說到其中貴重的,很多人會想到黃花梨。
這沒錯,真的沒錯。如果你到海口騎樓小吃街去看看,一到門口,就看見一段巨大的據說是千年的黃花梨木,又據說小吃街裏面有上百張桌椅是名貴黃花梨做的。
黃花梨用來做傢俱和手珠,美觀大方,經久耐用,據說還有養生保健方面的神奇功效。所以,黃花梨名氣很大,自古以來就是。

當然,還有比它貴重的。
如果注意到2018年4月份海南新聞的話,在海南博物館有一張黃花梨長桌,盛放着下面將要介紹的主角。按照新聞內容,中國國家領導人拿起一小塊,聞了一下,直言香味很好,聞起來神清氣爽,就像喝了一杯咖啡一樣。

這一小塊,就是來自海南尖峯嶺的海南白棋沉香。用貴重的黃花梨傢俱來盛放,更顯得它的珍貴。

海南沉香的天賦異稟

海南沉香的貴重,首先來自它的天賦異稟。
沉香,一般公認是來自於瑞香科沉香屬和土沉香屬下的多種植物。但沉香並非這些植物本身,而是這些樹木受到外界創傷後,分泌的油脂類物質和本身的木結合而成。因爲這些油脂比重較大,所以優質的沉香,一放進水裏面,就沉下去了。這是沉香得名的原因,古代也稱爲水沉。沉香擁有豐富的倍半萜和色酮類物質,使得它擁有獨特的香味和特殊的功用。

不同木種和產區,沉香的成份、香韻,會有細微的差異。這種差異,往往也引致了沉香品質上的差別。海南沉香出自海南島的白木香樹,根據某些研究,海南沉香在倍半萜成份含量上更勝一籌。

海南沉香生長環境得天獨厚

海南沉香的貴重,還因爲它形成環境的得天獨厚。
白木香樹在中國南部多地皆有分佈。海南島緯度相對更低,位於北迴歸線以南,同時四面環海,而中部則有高山和原始森林。白木香樹在海南擁有良好的生長環境,但同時,也受到獨特的挑戰。這種挑戰,主要來自海南島每年都要經歷的颱風。狂風吹襲過去,木質並不堅硬的白木香樹多少會損傷到枝葉,颱風過去後,在傷口處慢慢分泌出油脂來,經年累月,形成優質的沉香。專家們認爲,因爲這個因素,海南島歷來的沉香天然形成量相對更高一些。
白木香樹在海南島,既有良好生長環境,又有嚴苛的磨礪。借用古詩,寶劍鋒自磨礪出,梅花香自苦寒來,也許海南沉香也正是因爲這種大自然惡劣環境的磨礪,才造就了獨特的香韻。只不過海南沉香的形成,經歷幾百年,比寶劍和梅花還要更久。

海南沉香受歷朝歷代文化大家推崇

海南沉香的貴重,當然還離不開歷朝歷代文化大家的推崇加持。
最早系統記錄和描述海南沉香的古文,是宋朝丁謂的《天香傳》。這個丁謂,也正是溜鬚拍馬和陷害名相寇準的那個丁謂。雖然在政治上留下了不好名聲,但丁謂在茶和香方面的造詣確實過人,對宋代相關方面的進步是有很大貢獻的。而這篇《天香傳》也確實寫得非常好,開篇一言蔽之,“香之爲用從上古矣。所以奉神明,可以達蠲潔。”,從上古時代用香說起,旁徵博引,把古人宗教用香、宮廷用香描寫得活靈活現。再引入海南沉香的詳細描述,開創了海南沉香四名十二狀的分類方法,大大影響了後世。
鑑真法師和海南沉香
顯然,海南沉香在丁謂之前,就應該有了足夠的知名度。但丁謂所處的宋代,確實是中國香文化蓬勃發展的時期。宋代的上流社會熱衷香道,開創了雅緻和利於養生的香文化,並形成了潮流。這種潮流,隨着佛教的東漸,也慢慢傳到了東瀛,影響力流傳到現代日本。在這股香道潮流中,海南出產的沉香是不可或缺的。
丁謂之後幾十年,宋朝的士大夫們繼續熱衷和發揚香道,其中不乏文化上的大家。例如蘇東坡、黃庭堅、李清照等,都是用香的高手。尤其蘇東坡,因爲晚年到過海南,實地考察和接觸了海南沉香,更加喜愛起來。他送給弟弟蘇轍的六十歲生日禮物,就是一塊海南沉香,並且寫了一首《沉香山子子賦》詠道:「金堅玉潤,鶴骨龍筋,膏液內足」。
後世明代,李時珍在《本草綱目》中大量引用了前人對沉香的描述和溢美之句,更肯定了海南沉香一片萬錢、冠絕天下的地位。
海南沉香,就是在歷朝歷代文化大家的推崇和加持之下,更加顯得文化底蘊深厚,更加珍貴起來。

物之貴重,因其好也,因其少也!人皆求之,而非人人可得也!
海南沉香在清朝後期,資源接近枯竭,連宮廷用香都不得不削減。經過百多年的休養生息,海南沉香慢慢恢復了一些元氣。現在白木香樹已經列入被保護名單,禁止隨意砍伐。只要白木香樹還在,海南沉香就會有,雖然成香的時間很久,但終是給人予希望的。

海南沉香是不是海南島上最貴的特產?從其高過黃金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價格,答案可能是。但這其實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是,更多的人認識到海南沉香,認識到其自身的價值和文化上的沉澱,珍惜和認真運用起來,把中國古代的香文化傳統繼承和發揚起來,提高現代人的生活質量。那纔是對這個島饋贈給人們最珍貴禮物的最誠意回報吧?

推薦閱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