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岛上物产丰富。若说到其中贵重的,很多人会想到黄花梨。
这没错,真的没错。如果你到海口骑楼小吃街去看看,一到门口,就看见一段巨大的据说是千年的黄花梨木,又据说小吃街里面有上百张桌椅是名贵黄花梨做的。
黄花梨用来做家具和手珠,美观大方,经久耐用,据说还有养生保健方面的神奇功效。所以,黄花梨名气很大,自古以来就是。

当然,还有比它贵重的。
如果注意到2018年4月份海南新闻的话,在海南博物馆有一张黄花梨长桌,盛放着下面将要介绍的主角。按照新闻内容,中国国家领导人拿起一小块,闻了一下,直言香味很好,闻起来神清气爽,就像喝了一杯咖啡一样。

这一小块,就是来自海南尖峰岭的海南白棋沉香。用贵重的黄花梨家具来盛放,更显得它的珍贵。

海南沉香的天赋异禀

海南沉香的贵重,首先来自它的天赋异禀。
沉香,一般公认是来自于瑞香科沉香属和土沉香属下的多种植物。但沉香并非这些植物本身,而是这些树木受到外界创伤后,分泌的油脂类物质和本身的木结合而成。因为这些油脂比重较大,所以优质的沉香,一放进水里面,就沉下去了。这是沉香得名的原因,古代也称为水沉。沉香拥有丰富的倍半萜和色酮类物质,使得它拥有独特的香味和特殊的功用。

不同木种和产区,沉香的成份、香韵,会有细微的差异。这种差异,往往也引致了沉香品质上的差别。海南沉香出自海南岛的白木香树,根据某些研究,海南沉香在倍半萜成份含量上更胜一筹。

海南沉香生长环境得天独厚

海南沉香的贵重,还因为它形成环境的得天独厚。
白木香树在中国南部多地皆有分布。海南岛纬度相对更低,位于北回归线以南,同时四面环海,而中部则有高山和原始森林。白木香树在海南拥有良好的生长环境,但同时,也受到独特的挑战。这种挑战,主要来自海南岛每年都要经历的台风。狂风吹袭过去,木质并不坚硬的白木香树多少会损伤到枝叶,台风过去后,在伤口处慢慢分泌出油脂来,经年累月,形成优质的沉香。专家们认为,因为这个因素,海南岛历来的沉香天然形成量相对更高一些。
白木香树在海南岛,既有良好生长环境,又有严苛的磨砺。借用古诗,宝剑锋自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,也许海南沉香也正是因为这种大自然恶劣环境的磨砺,才造就了独特的香韵。只不过海南沉香的形成,经历几百年,比宝剑和梅花还要更久。

海南沉香受历朝历代文化大家推崇

海南沉香的贵重,当然还离不开历朝历代文化大家的推崇加持。
最早系统记录和描述海南沉香的古文,是宋朝丁谓的《天香传》。这个丁谓,也正是溜须拍马和陷害名相寇准的那个丁谓。虽然在政治上留下了不好名声,但丁谓在茶和香方面的造诣确实过人,对宋代相关方面的进步是有很大贡献的。而这篇《天香传》也确实写得非常好,开篇一言蔽之,“香之为用从上古矣。所以奉神明,可以达蠲洁。”,从上古时代用香说起,旁征博引,把古人宗教用香、宫廷用香描写得活灵活现。再引入海南沉香的详细描述,开创了海南沉香四名十二状的分类方法,大大影响了后世。
鉴真法师和海南沉香
显然,海南沉香在丁谓之前,就应该有了足够的知名度。但丁谓所处的宋代,确实是中国香文化蓬勃发展的时期。宋代的上流社会热衷香道,开创了雅致和利于养生的香文化,并形成了潮流。这种潮流,随着佛教的东渐,也慢慢传到了东瀛,影响力流传到现代日本。在这股香道潮流中,海南出产的沉香是不可或缺的。
丁谓之后几十年,宋朝的士大夫们继续热衷和发扬香道,其中不乏文化上的大家。例如苏东坡、黄庭坚、李清照等,都是用香的高手。尤其苏东坡,因为晚年到过海南,实地考察和接触了海南沉香,更加喜爱起来。他送给弟弟苏辙的六十岁生日礼物,就是一块海南沉香,并且写了一首《沉香山子子赋》咏道:「金坚玉润,鹤骨龙筋,膏液内足」。
后世明代,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大量引用了前人对沉香的描述和溢美之句,更肯定了海南沉香一片万钱、冠绝天下的地位。
海南沉香,就是在历朝历代文化大家的推崇和加持之下,更加显得文化底蕴深厚,更加珍贵起来。

物之贵重,因其好也,因其少也!人皆求之,而非人人可得也!
海南沉香在清朝后期,资源接近枯竭,连宫廷用香都不得不削减。经过百多年的休养生息,海南沉香慢慢恢复了一些元气。现在白木香树已经列入被保护名单,禁止随意砍伐。只要白木香树还在,海南沉香就会有,虽然成香的时间很久,但终是给人予希望的。

海南沉香是不是海南岛上最贵的特产?从其高过黄金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,答案可能是。但这其实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是,更多的人认识到海南沉香,认识到其自身的价值和文化上的沉淀,珍惜和认真运用起来,把中国古代的香文化传统继承和发扬起来,提高现代人的生活质量。那才是对这个岛馈赠给人们最珍贵礼物的最诚意回报吧?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