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看海南黄花梨树干的横截面,是一件很治愈的事情。海黄的树干,经过一轮类似普通的树那样的生长后,会再经历另外一次成长。这第二次成长,也是从树干的芯部开始的。在某些介绍文章里写到,海黄的形成,是芯部不断侵蚀周边树干成份的过程。

我不太同意这样的描述法,我觉得,这不是一个新的部分在侵袭,而是一种脱胎换骨,没有经过二次成长的木材,只是普通材质。第二轮的成长,才是海黄之所以成为海黄的关键所在,长成的芯材,才是质地硬实花纹迷人的海南黄花梨,是明代高档家具的首选木材。

而这第二轮的成长,旷日持久,据说要经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。这自然的决定了海黄的产量不会太高。
物以稀为贵,而另一方面,海黄本身优良的品质,使得从明代以来,高档家具市场对其需求激增。这些都导致了海南黄花梨的价值和价格往上飙升。到了清朝,大块的黄花梨原材已经很难找到,只能找到小块的,仅可以做笔筒这些小的玩意儿了。

说海黄的价值,不能不说它迷人的花纹。从横截面去看,海黄的芯材一般也带有类似年轮的圈。这算是比较规整的形状。
但随着加工成不同形状,例如加工成小的珠子,或者椅子的扶手。这个时候,我们不仅仅是看到横截面上的芯材,而是从各个方位是看到加工后的芯材。
花纹突然变得奇妙起来!高素质的海黄原材加上巧妙的加工,海黄的制成品表面呈现出来的花纹有对称的X字母,有山水画般的花纹,还有最具海黄代表性的称之为“鬼眼”的圆圈状纹理。别的地方出产的花梨也能产生“鬼眼”,但其炯炯有神的程度,难以望海黄项背。

想一下,在你的黄花梨家具或者配饰上,有着这些清晰而美丽的花纹。你望着它们,犹如看着天启的字画。这不由得让人的思想提升了一个境界。就算只是从美观来看,也是非常令人惊喜而爱不释手的。尤其是经过盘玩后的花梨制品表面,光滑如玉的表面下,绚丽的花纹显得更加的艳丽。

因为好而且少,受人喜欢而追捧,从而导致昂贵的价格,又因为昂贵的价格引起收藏客惜珍和惜售,能流通的更少。甚至一些古旧的家具,被收购回来,小心的把上面的海黄部件拿下来,作为了藏品。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循环。在这种状态下,有的海黄树被过早的砍伐了,对物种的存在造成了威胁。
海黄,本来是以经久坚固而著称,却引致了自身物种受到威胁。这从头到尾,不是海黄自己的错。只是人性人心加了进来,便足够把一些东西给改变了。

愿海黄能在海南岛上重新茂盛起来。

图摄于海南博物馆

推荐阅读: